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中心品牌栏目情感妮栈 一再的错误,让我的生活一再陷入困境

一再的错误,让我的生活一再陷入困境

 

倾诉人:小茜

性别:女

年龄:35岁

职业:个体

采访方式:网络

“王姐你好,每期的情感故事我都会看, 会从中吸取一些经验和教训, 可事情落到自己头上,却没了主张。”

“怎么回事?”

“我的婚姻出了问题, 想把自己的故事讲出来, 听听大家的意见, 帮我拿拿主意。 只是我不知从何谈起?而且我电脑上的QQ号已删除,只能用手机与你短信交流,这是不是很麻烦?”

“没关系, 慢慢来, 从头讲吧。”在得知不能面谈后,我给小茜回道。

曾遇到倾心的男人,我却提出了分手

“我家是普通的农民家庭, 上有两个姐姐的我, 从小不但没受什么苦, 反而得到了父母更多的疼爱, 高中毕业后, 我未能考上大学, 父亲给我找了家工厂去打工。

“就在那里, 我认识了让我动心的男孩明, 明高高的个子, 一说话就嘴角上翘, 给人一种温暖又很舒心的感觉。

“人说来很怪, 有时一个眼神, 一个微笑就能迸发出情感的火花, 我与明不在一个车间, 第一次相遇, 不约而同地相视而笑一下子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也一下子吸引了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见钟情, 只明白, 自此以后, 明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让我第一次体会到喜欢一个男孩的滋味。

“明也喜欢你吧?”

“是的, 我能感受得到明对我的喜欢, 也能感受到, 自那次相遇后, 他总是找一切机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只是情窦初开的我们多了份羞涩, 虽然相见, 却很少说话。

“后来, 慢慢熟悉了, 明在我心中的位置越来越重要, 而我也有了一种莫名的担心。”

“担心什么?”

“明比我小 3 岁,这让我一直无法释怀。后来的交往很顺利,明对我很贴心,让我感受到初恋的甜蜜,一下了班,明就约我出去散步,慢慢地,他的手悄悄地勾住了我的手,慢慢地,我们习惯了散步时两人的牵手。除了年龄,我再也找不出明的缺点,这也许犯了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毛病,可那时的明,在我心中就是完美的。

“第一次的拥抱至今让我心跳不已,那是我第一次与男孩相拥,紧张、幸福一齐袭来,那种美好的感觉瞬间溢满全身……

“可我们的交往仅限于此。随着我们关系的发展,我的担心也与日俱增,担心明的年轻不定性,担心自己全身心地付出感情后,换来的是明的变心。考虑再三,我态度坚决地向明提出了分手。我清楚记得,当听到分手时, 明一下愣在原地, 问我为什么, 我直言相告。

“我这人很自立, 凡事都有自己的主张,笃信自己的决定无错, 便无视于明的辩解。可毕竟付出了感情, 伤心是难免的, 提出分手后, 我便离开工厂回了家。”

“从那以后, 又联系过吗?”

“没有, 那时候工厂离家很远, 交通不方便, 也没有手机、 网络, 在一起时可以经常见面, 不在一起了, 就无法联系到。 现在想想,我人生中关键的一步, 已经走错。”

 

分手三年,我仍无法从那段感情中走出

“回到家后, 我不愿出门, 可总呆在家里也不是办法, 父母考虑到我的性格还算豁达, 又不愿再去工厂上班, 就和我商量, 在镇上开个小店, 我同意了。”

“经营什么?”

“服装,有事情忙了,我的心情才慢慢好转。开店营业,自有顾客上门,去得多了,相互间也就熟悉了,附近的年轻人有事没事都喜欢去我的店里坐坐。没顾客的时候,大家就凑在一起天南海北地瞎聊,似乎有谈不完的话题,谈趣闻,谈工作,也谈未来,但更多的是调侃。说实话,时间久了,从大家的言谈举止中,我能感受得到他们中有的人对我有意,可越体会到这样的感觉,我的心中越痛。”

“为什么?”

“这总让我想起明。”

“你还是放不下明。”

“是的, 足足三年, 我仍然无法从这段情感中走出。”

 

一个女人的上门吵闹,让我名声扫地

我也知道, 人不能总沉溺于这种已没有结果的情感中, 不能始终处于这种不快乐的状态中, 后来的日子, 我试着改变, 最终在常去店玩的小伙中, 选择了亮。”

“为何选择他?”

“其实这份选择, 说来挺不幸的, 有无奈, 也有自己的坚持。”

“这又是为何?”

“经常去我店里玩的人中, 大多是未结婚的小青年, 也有结了婚的男士, 其中有一个已婚男人, 他老婆是有点神经质的女人,看男人看得特别紧, 在得知他常去我店后,找到店里大吵大闹, 说我勾引她的男人。

“子虚乌有的事情, 我心中没有一丝的畏惧, 自然与那女人争吵、 理论了一番, 谁知这一理论, 更引得那女人撒起泼来, 引得人们纷纷驻足观看……那一天, 因为那女人的无理取闹, 我的店成了大家瞩目的焦点,一时间, 这件事被传得沸沸扬扬, 终让我这未婚的女子名声扫地, 更没想到的是, 这些所谓的绯闻, 最终改变了我的一生, 而我所有的不幸, 似乎就是从那些绯闻开始。”

 

我的坚持,终让父母妥协

“可想而知, 一个声名狼藉地的女子再谈婚姻, 便少了那份优越感, 少了应有的自主选择权, 家人催我早早结婚, 终结此事,也就是在情况下, 亮向我射出了丘比特之箭, 亮的举动一下子打动了我, 让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亮, 而我的这一选择, 却遭到了家人的坚决反对。”

“为什么?”

“因了亮的家庭, 也因了亮的本身。 亮家里很穷, 父亲是个酒鬼, 母亲体弱多病,而作为家中独子的亮,在他父亲的熏陶下,更是有满身的毛病,喝酒,打牌,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是我们那带有名的痞子。”

“选择这样一个男人,你就没担心过?”

“没有。家里穷不怕,日子靠自己过,我们都年轻,还怕把日子过不好?也明白,这样的男人难驾驭、难管束,可我骨子里有种不服气,总想去驾驭,更何况亮是在我狼狈不堪、其他男人对我敬而远之时,主动追求的我。

“无力改变, 只能接受, 我的坚持, 最终还是让父母妥协, 他们无奈同意了我和亮的婚事。”

结婚后,我开始了操心受累的日子

“父母的同意, 很快让我们定了结婚的日子, 可亮告诉我, 他家没钱, 父母也告诉我, 我出嫁只能和两个姐姐一样, 陪送点喜被等物件, 其他东西我们自己买。 为了能够顺利结婚, 我只好向朋友借了5000元钱。

“结婚后, 让家人没有失望的是, 亮对我很好, 在我面前, 少了一份不羁, 多了一份体贴, 可好景不长, 也许没了新婚燕尔的新鲜劲, 也许他本就喜欢外面的花花世界,婚后没多久, 亮便像以往一样, 与那些所谓的朋友打牌、 喝酒, 而家里的一切都需要我来打理, 我也开始了操心受累的日子。

“我是个比较要强的女人, 为了尽快还上债, 也为了尽快让家里变个样, 我更加努力地赚钱, 每天一早就去店里, 晚上很晚才回家。“当我一心为家付出, 亮却热衷于打牌、 喝酒时, 我也会心生不满, 特别是当晚上回家, 家里冷锅冷灶, 吃不上口热乎的饭时, 就会倍感委屈, 自然和亮吵, 慢慢地, 吵架就成了常事。

“亮是个对生活没有规划的人, 每天就那样瞎逛, 想想总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 我就想给他找个正经事干。”

 

在我的张罗下,亮开了家维修部

“考虑到家庭电动车、 摩托车增多, 我们村附近又没有维修点, 我决定让亮去学维修。 这一提议, 没想到得到了亮的认同,他很痛快地答应了, 看到这一幕, 我心里有些高兴, 总算为亮找到了一件他愿意干的事, 几经打听, 终于打听到一个可以学维修的地方, 便凑够钱, 让亮外出学艺。

“他在外的那些天, 也是我提心吊胆的日子, 每天我都会给亮打电话, 一是问他学得怎么样, 二是怕他管不住自己, 在外浪费了时光, 每当听到他在学习, 精力放在学技术上时, 我这颗悬着的心才放进肚子里。 亮其实是很聪明的, 手也巧, 只要用心学, 我相信他能掌握一手好技术。

“10多天后, 他学成归来。 看到亮学会了一门手艺, 着实让我高兴了一番, 对未来的生活也感到有了盼头, 接下来, 我就张罗着给他租房子、 配备相应的工具, 很快, 亮的维修部就像模像样地出现在大家面前了。”

 

亮的我行我素,曾让我后悔当初的选择

“如我所料, 亮的维修技术确实过硬,去找他维修的人, 都夸他技术好, 我听了心里也美滋滋的, 觉得亮终于可以赚钱养家,可以替我分担, 可好景又不长, 生性好玩的他, 并不愿整天呆在维修部里。

“有时累了, 说关门就关门, 一关就一天, 完全由着自己的性子去做, 更别说朋友们叫他打牌了, 一叫就去, 用这样的态度去对待营生, 可想而知, 收入好不到哪儿去。

“看到亮对维修部如此不上心, 我着急上火, 恰巧那时又怀着孕, 整个人心情变得很糟, 想想自己自嫁给亮, 里里外外都靠自己张罗, 开着店, 种着地, 一边还着债, 一边给亮挤钱学手艺, 如今手艺学上了、 维修部开了, 却又如此不珍惜, 我越想越气, 等待亮的自是一顿大吵。

“可吵架给予亮的, 只是暂时的改变,没过几天, 又跟着那帮伙计去打牌, 有时就在店里打, 根本顾不上干活。”

“他怎会对打牌如此上瘾?”

“他们打牌是赌钱的, 虽说是小打小闹, 却是在浪费时间, 这是我最不能容忍的, 亮不仅家里的活不干, 对亲人间的帮衬也从不考虑。 记得那时与我邻村的大姐翻盖房子, 正大忙用人时, 父母大老远地都跑去帮忙, 我也放下手头的事去帮大姐张罗,亮却没有露头, 想到亮平时为了玩都会关门, 想到平时我家有事, 姐夫经常相帮, 就赶去亮的店里, 想喊他去帮忙。

“谁知, 他竟然不在店里, 而是在家悠然自得地嗑瓜子看电视, 瓜子皮随手扔在地上, 屋里一片狼藉, 我一看就火了, 上前就关了电视, 谁知, 我的这一举动, 一下子惹恼了亮, 他跟我吵起来, 与亮大吵一顿后, 我仍然去了大姐家。

“等我再回到家, 亮就像变了个人, 对我百般好, 跟亮要好的人对我说, 亮说忍不住自己的脾气, 每次与我吵架后, 都很后悔。 只是我明白, 这是亮一时的良心发现,用不了多久, 他又会我行我素。

“看到亮如此, 你后悔过当初的决定吗?”

“说真的, 后悔, 可这话只能憋在心里, 毕竟,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我只盼着孩子出生后, 做父亲的亮能有一份责任感, 能把那颗玩世不恭的心收回来, 只是, 我怎么也没想到, 等待我的竟是一条绝路。”

 

亮的醉酒终让我家破人亡

“女儿的出生, 让初做父亲的亮高兴不已, 可高兴过后, 女儿似乎和他就只剩了一个称谓。

“亮不懂得照顾孩子, 也不懂得为我分担家务, 女儿的到来, 让我的生活多了一份乐趣, 也多了一份忙乱。 可还得赚钱养家, 出月子后, 我就把孩子交给母亲照看, 自己出去打工赚钱。”

“你的店呢?”

“店在我怀孕后期我就处理了, 当时生意不是很好, 又加上我渐渐行动不便, 就把店转了出去。 我在为家忙碌, 亮却仍然在自己的维修部里,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我也知道吵闹对家庭的影响, 也知道会伤害两人的感情, 我极力克制自己, 可当我实在没法忍受时, 总会爆发一场与亮的战争, 每次战争带来的, 除了摔砸, 还有亮的醉酒。

“那段时间, 我与亮的吵闹不断,感觉生活糟透了, 似乎进入了一个死胡同, 找不到一个希望的突破口, 这种感觉令人绝望, 只是, 没想到, 更绝望的事情在等待着我。

“那天晚上, 亮喝酒骑摩托车回家时, 一下子撞到了路边的树上, 车速很快的他, 当场身亡……当听到这个消息时, 我一下子惊呆了, 没想到上天会如此残忍地对待我, 让我吃了这么多的苦, 受了这么多的累,却还要让我经受丧夫之痛,让我家破人亡……

“给亮办完葬礼,我突然发现除了女儿,已一无所有,婚后自己累死累活地赚钱,还上了债,给亮开维修部、买摩托车,等他一出事,手中竟没有一分的积蓄,也发现,亮已不在人世,自己再呆在婆家似是一种多余,无奈,我只好带着女儿,带着一种沉重的打击、一种强烈的挫败感,两手空空地回了娘家。”

 

每天的忙累让我暂时忘掉痛苦

“好在父母健在,让我和女儿有了一个栖身之所,只是备受打击的我,半年多没从那份伤心悲痛中走出来……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那么拼命地赚钱,一心为家付出,为什么到头来是如此惨败的结局,这对我很不公平。

“可不管如何悲伤,我还得赚钱抚养孩子,父母年龄已大,总不能拖累父母,于是,我硬撑着身体跟别人出去打工,给人家装过菜,去工厂打过工……似乎只有这样忙累着,才能让我暂时忘掉痛苦,看我如此拼命,父母心疼, 说我从小没干过如此重的活, 听到这些, 我愈加心酸, 可为了女儿, 别无选择。

“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 我知道靠卖苦力赚钱, 不是长久之计, 每天起早贪黑, 与孩子两头不得相见, 不利于孩子成长, 考虑再三, 为了孩子, 我决定重新开店。

“手头有了点钱, 姐姐们又给我凑了点, 选了一个离家近、 人流量又多的地方, 开起了我的百货店, 让我的生活稳定下来。 小店的收入不是很高, 可足已保证我们娘俩的生活, 这已经让我很知足。”

 

鹏对女儿的关爱最终让我接受了他

刚回娘家时, 母亲劝我再嫁, 可我根本没有心情去考虑这些, 如今三年过去, 生活稳定, 自己也慢慢从丧夫之痛中走了出来, 再听到父母让我去相亲, 我开始为之所动, 不为别的, 只为给孩子找个爸爸, 踏踏实实地过日子。 就这样, 我与鹏经人介绍相识。”

“他是个怎样的人?”

“能说会道, 长得一般, 其实, 我对会说的人有所偏见, 觉得这类人华而不实, 见过一面后, 并没把鹏放在心上。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 鹏对我念念不忘, 每天给我发信息嘘寒问暖, 让我感受到来自异性的久违的关心, 最终打动我的, 还是他对女儿的疼爱, 每次他来看我, 总不忘给女儿买个礼物, 哪怕是一个小玩具, 一袋小零食, 让我感受到的, 却是无比的幸福。

“一路走来, 自己奢求的是什么?不就是个疼爱自己和女儿的人吗, 看到鹏的表现, 我不再有所顾虑, 从心里慢慢接受了他。”

 

怀孕后我听到了鹏的风言风语

不再年轻的我们, 半年后就结了婚, 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家庭, 重新拥有的家庭, 让我倍感珍惜, 觉得历经坎坷, 终于拥有了一份幸福。

“接下来的日子, 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 我的心情也从未有过的好, 一年后, 我如愿怀上了我们的孩子, 我的怀孕让我心里吃了颗定心丸, 笃信孩子的到来, 会让我们这个家庭更加稳固、 长久。 只是, 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人预料。”

“又发生了什么?”

“在我怀孕期间, 我听到了一些有关鹏的风言风语。 有一次, 有个朋友告诉我, 说在外面, 碰到鹏和一个女人走在路上, 两人关系似乎不一般, 也有人告诉我, 让我注意点鹏……

“听到这些, 我心里不由 ‘咯噔’ 一下, 无风不起浪, 可我不愿相信这些是真的, 也不愿看到, 自己所珍惜的婚姻再出问题。

“这件事, 终是影响了我的心情,像烙印一样一下子记在了心里, 我仔细留意回家的鹏, 似乎与以往没有什么区别。 放心不下的我, 还是忍不住问鹏, 这些事是不是真的。

“听我这般问, 鹏一口否认, 说有时在外, 与其他女人接触是难免的, 不要让我多心, 见鹏说得如此坚决, 我选择了相信。”

 

鹏的晚回家让我心生不安

十月怀胎, 终到了分娩的时刻,在医院, 我顺利生下儿子, 可没等我从生完儿子的喜悦中回过神来, 就发现了一个我不愿看到的事实。”

“什么?”

“到了晚上, 婆婆和我一块照顾孩子, 不再和我一个屋睡觉的鹏却很晚才回家, 每天都如此, 这让我很不理解, 也很不安。

“问他为何总回家那么晚, 鹏就向我发誓, 说他一切都是为了工作, 绝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事。

“就这样, 我们仍旧一天天过着日子, 可女人是敏感的, 虽然鹏不承认,虽然他一再发誓, 可我心中隐隐约约地感觉到, 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那一年, 我们的关系一直不好,鹏依旧晚回, 我不想毁了这个家, 总是自欺欺人地想去相信他。”

 

知道了英的存在我提出离婚

对于鹏的异常, 我选择了沉默,选择了相信, 只想有一天, 能够换来鹏的回心转意, 能够把心重新放在我和孩子身上, 重新放在我们家。 可接下来的事情, 愈发让我难以接受。”

“怎么回事?”

“有一天, 他告诉我单位重新接了个活儿, 得白天晚上加班赶工, 作为组长的他, 必须全程盯上。 从那以后, 有近四十天的时间, 鹏基本不回家, 有时家里有事叫他回来, 他也是白天在家,晚上再走, 说单位加班, 他不去不行。

“你信了?”

“不信。 其实, 鹏也是有些内疚的,经常说很快就干完了, 干完就回家陪我们, 可总不兑现, 见鹏那么长时间不回家, 疑心加重的我决定去看个究竟。

“有天晚上, 让母亲帮我照看孩子, 我去了鹏的单位, 可找遍了单位也没看到他的车, 一种不祥袭上心头, 这是自己最不愿看到的事实。 那天晚上,我在他单位门口坐了一夜, 哭了一夜,没想到, 自己会如此不幸, 满心期待的二次婚姻竟是如此不堪。

“第二天早上, 鹏开车过来, 看到鹏, 那些天来的憋屈、 不满, 在我心中一下子爆发, 我同鹏吵了起来, 鹏没想到我在单位守了一夜, 再无话可说的他, 终于承认了英的存在。”

“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英是一个已婚女人, 家中很有钱,与鹏的单位有业务往来。 知道了事实,不再对生活抱有任何幻想, 我告诉鹏,既然外面有你喜欢的人, 我们离婚吧。”

 

原谅鹏的我心中仍有一种担心

“我提出离婚, 鹏却坚决不同意,在我面前痛哭流涕, 让我原谅他, 这种事情不是说原谅就能原谅的, 这样僵持了很久, 看到鹏态度是如此坚决, 又是如此真诚地表示改过, 我最终选择了原谅, 条件是必须跟英断绝关系。

“鹏答应了, 可因为业务的关系,没过多久, 他又跟英搅和在了一起, 还跟我提出离婚, 看他这样不知悔改, 我也受够了, 就答应了他。

“谁知, 没等我们办理离婚手续,他们不知什么原因闹翻了, 英甩了他,无奈, 他就又回到了这个家, 请求我的原谅, 孩子小, 也知道他不会和我离,我最终又选择了原谅, 一家人又团圆在了一起, 可这件事, 就像是我心里的一根刺, 不时地刺得我生疼, 而这个婚姻, 也已是伤痕累累。”

“鹏和英彻底断了吗?”

“不知道, 说实话, 我一直有这个担心, 他们还会因为业务关系碰到一起。”

“给鹏个机会, 也许他真的会改过自新。”

“希望如此。” 小茜说着, 我却感受到她心中那份深深的担心, 但愿她担心的事不会再发生。

“王姐, 与你讲了这么多, 感觉心里轻松多了, 我从未如此用心地梳理过自己的过去, 回头看看, 一切错误, 都在最初的选择, 如果当初我没有与明分手; 如果我不是如此固执, 听从父母的劝告不要嫁给亮……那我的生活将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相信也不会遭遇如此多的不幸。 一步错, 步步错。 希望别人能从我的故事中吸取教训, 慎重走好人生中的每一步。” 看到烦心的小茜有如此的改变和感悟, 这让我欣慰, 也祝愿小茜越来越好!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寿光日报记者 王妮

你对故事中的人和事有什么看法和见解,欢迎大家来信(邮件发至wnsg@163.com),或加入情感妮栈互动群参与讨论!

文章来源:http://www.sgnet.cc/news/201606/28/67334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