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中心寿光周边热点图片 父亲以为和女儿视频 画面声音都是女儿却被骗走32万

父亲以为和女儿视频 画面声音都是女儿却被骗走32万

7月5日晚,嘉祥警方将6名嫌疑人押解回当地看守所。本报记者 岳茵茵 摄

远赴广西南宁66天,济宁嘉祥警方终于破了陆先生遭遇的诈骗案。7月5日晚,6名嫌疑人被押解归案。

今年4月26日,陆先生远在加拿大的女儿用QQ告诉他,同学赵彪回国过安检时携带5万美金无法入境,已将钱转汇给陆先生,6个小时后到账,但需要他根据汇率把32万元人民币汇入赵彪账户中。陆先生将钱汇出后发现被骗,便向嘉祥警方报警,民警侦查发现诈骗团伙全部集中于南宁市,于是开始了跨越近2000公里的抓捕。

本报记者 岳茵茵 通讯员 权尊彦

画面声音都是女儿

就把钱汇出去了

7月5日凌晨4点,嘉祥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中队长李纪军从南宁市第一看守所押解6名嫌疑人时,天空下起了雨,他发了一条朋友圈,“下雨也挡不住回家的心。”已经在广西南宁呆了66天,他和同事终于抓住了那个跨省电信诈骗团伙。

事情起源于4月26日。当天下午2点多,陆先生远在加拿大工作的女儿小青,给他发了QQ视频邀请,但聊了几句很快就挂了,接着他收到信息:“爸爸,我同学赵彪的父亲重病急回国内,过安检时5万美金带不过去。”小青说,赵彪把钱汇给了她,她又汇入了陆先生的账户中,还发了汇款截图,让其按照汇率把324600元汇到赵彪的账户中。

陆先生说:“我平时都是通过QQ语音、视频和女儿交流,当时语音中就是女儿的声音,视频画面也是女儿,但一会儿说网络不好就关了,接着又发来了汇款截图。”他给赵彪打电话,赵彪哭着说父亲重病急着回国。陆先生是做酒水生意的,他专门跑到银行按照女儿给的账户把钱汇了过去。

把钱汇过去之后,陆先生不断接到赵彪的电话,一直说钱没收到,实际上对方是在拖延陆先生的报警时间。当天下午5点多陆先生突然醒悟:“发信息时女儿那边应该是凌晨3点左右。”打电话问女儿,她说根本没有这回事,也不认识赵彪,陆先生立即报了警。

通过中介买个人信息

再木马截取聊天录像

接到报警后,嘉祥县公安局对此定性为电信诈骗,立即组织专案组立案调查。

“32万元到赵彪账户后,立即被转到另一银行卡中,又迅速分散到9个银行卡,其中8个银行卡里的钱被迅速取走。”嘉祥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杜存山说,专案组民警立即赶赴上海、北京、深圳调查,发现8张银行卡尽管来源地不同,但钱都在广西南宁被取走,专案组立即赶赴当地。

“这是一起典型的电信诈骗案,小青的QQ信息是如何被窃取的呢?我们了解到,案发前半个月她曾在加拿大打开过一个中文家具网站,网站进入前需要输入个人信息。我们在网站的右下角发现一个链接,相当于一个木马,个人信息一旦输入就会被窃取。”嘉祥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中队长李纪军说,这个网站只能在境外打开,包括美国、加拿大、印度等地,针对的就是境外华人。

据介绍,这类诈骗大概分3个步骤,先用专人盗取个人信息,接着骗子利用QQ聊天行骗,钱到手后再由“车手”(该团伙对分赃者的专称)取钱分赃。

根据民警的分析,此案中小青在打开家具网站时泄露了自己的信息,包括QQ、姓名等,骗子通过中介买来信息后,先加她为好友,了解她的聊天风格,再通过木马伺机截取她与父亲的视频聊天录像。接着,骗子盗取小青的QQ密码冒充她行骗,因为能用截取来的视频确认身份,陆先生这才被骗。

为了不被怀疑

光膀子模仿当地人

专案组部分民警4月30日赶到南宁后,立即对取款地点的监控展开调查,由于图像不清晰,录像分析了一个多月,3名嫌疑人才进入警方视线。

“嫌疑人藏匿在南宁江南区和良庆区的棚户区里。那里的棚户区很有特点,因外来人租房的很多,当地人平地起楼,楼与楼之间有的过道只有不到一米,车辆根本进不去,我们只能蹲守、跟踪。”办案民警刘炳健说,专案组民警平均身高一米七五以上,北方人的特点很明显,为了不被怀疑,他们模仿当地人戴着草帽、光着膀子。

“那里电瓶车非常多,一次我跟踪嫌疑人,他骑着电动车,我光着膀子伪装跑步的边跑边跟,猛跑了足足两公里。”刘炳健说,幸好自己练过长跑,也算学有所用。为了掌握嫌疑人的行踪,他们不得不根据嫌疑人的时间规律调整生物钟。 “他们常常到凌晨2点多回家,上午10点以后出门。看他进家了我们才敢撤,第二天早上6点再去守。”

其中有一名嫌疑人刚刚买了一辆宝马3系,为了掌握他的行踪,专案组租了一辆当地最常见的东风商务车。“大商务追宝马,嫌疑人对路线很熟悉开得很快,幸好我们的刑警驾驶技术好,连续跟了一周掌握了他的活动规律。”刘炳健说。

接着,另外一名嫌疑人也进入了专案组的视线。“其实,有几个已经具备抓捕条件了,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决定先不动。有几次,我和嫌疑人擦肩而过,握紧拳头忍着不能抓,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刘炳健说。

办案经费超过

本案涉案价值

实际上,嘉祥警方在南宁的专案组民警只有6人,他们一边监控嫌疑人,一边请求当地警方支援。“警力严重不足,4名嫌疑人又在不同的辖区派出所。当地刑警大队一共12人,为我们配备了9名民警。”李纪军说,这样“豪华”的阵容给了他们强大的支持。7月2日上午9点,抓捕行动同时展开,4名嫌疑人在其家中被抓获。接着又乘胜追击,根据线索于7月3日凌晨3点多抓获了另外2名嫌疑人。

嘉祥县公安局副局长梁辉在听说人被抓住的时候,非常激动,做过13年刑警的他深知侦破跨省电信诈骗案的艰辛。他说除了一线的民警,后方每天都在调度。“我知道他们不容易,又几次下令没有结果不准回来,为的就是将嫌疑人捉拿归案。”

7月5日凌晨4点,专案组在经历66天的坚守后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于当晚8点多抵达济南西站。接着,9名民警前来接应,连夜将6名嫌疑人送进嘉祥县看守所。

目前嘉祥警方正在对这起案件进行调查深挖。如果完全结案,办案经费会超过本案的涉案价值32万元。

民警讲述

40多天未见儿子

看到“粉”字就不想吃饭

当6日凌晨2点半民警刘炳健回到家时,妻儿已经睡了,客厅的小黑板上写着“欢迎回家,爸爸我想您了”,下面画了一辆火车和两个手拉手的小人。这是9岁的大雨6月24日做的“家庭黑板报”,一直留到现在,当时妻子拍了照片发给了他,但他看到真实的这一幕时,流泪了。

“我走的时候,儿子刚过完五一假期去上学,我还给他说,等我回来就每天接送你。可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放暑假了。”说起这些,刘炳健对自己的食言觉得有些惭愧。

他5月21日赶到南宁,睡过木板,被蚊子叮得浑身是包。“原来整天嚷嚷着减肥,这一下子瘦了10斤。”他说,专案组在那里每天两顿饭,而且最让他们受不了的是吃不习惯南宁的饭。“到处都米粉一类的,没有馒头,到最后看到‘粉’字就不想吃饭了,回来就想天天吃馒头。” 本报记者 岳茵茵

文章来源:http://www.sgnet.cc/news/201607/08/674465.shtml